切换到宽版
  • 3407阅读
  • 0回复

茅台、水井坊相继公布半年报,业绩“冰火两重天”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寻平松
 

丽都国会预订包间

      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时代财经 王言
      
      高端白酒市场分化也在加速,茅台和水井坊最新交上的半年报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景象。
      

      
      7月28日,贵州茅台(600519.SH,下称“茅台”)发布了2020年上半年财报。财报显示,报告期内营收为439.5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11.31%;净利润226.7亿元,同比增长13.29%。
      
      就在前一日,水井坊(600779.SH)也公布了2020年上半年财报,营收利润双双腰斩,其中营收为8.04亿元,同比减少52.4%;净利润1.03亿元,同比减少69.6%。
      
      “不倒翁”茅台
      
      如果扣减掉一季度244.1亿元的营收和130.9亿元的净利润,茅台二季度营收为195.4亿元,同比增长9.5%;净利润96.8亿元,同比增长10.9%。
      

      
      此前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由于国内酒企大多采用预收款模式,今年一季度的数据并不能完全反映市场状况,疫情对酒企的真正考验在二季度。从茅台的业绩表现来看,在白酒消费淡季以及疫情影响之下,仍然保持了增长韧性。
      
      7月28日,酒业分析师蔡学飞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茅台能保持着双位数增长,主要源于其金融属性、强大的品牌号召力以及作为高端礼品的刚需消费属性。
      
      “考虑到茅台的有限产能,下半年酒类消费旺季到来,在巨大市场需求面前,茅台下半年走强的趋势不会改变。”蔡学飞说道。
      
      不过,从财报数据来看,茅台今年上半年营收增长动力来自于茅台酒销额的增长。
      
      根据财报,上半年年茅台酒的销额为392.61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12.92%。而茅台力推的系列酒并未起到太大拉动作用,上半年茅台系列酒的销额为46.50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46.55亿元略有下滑。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11.31%的营收增速也创下茅台近三年来同期增长新低。
      
      对于未来经营风险,茅台表示一是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二是疫情导致白酒消费需求短期下滑。
      
      与此同时,茅台的渠道改革仍在持续。财报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茅台拥有国内经销商2051家,比年初减少了327家,直销渠道收入达到51.5亿元,同比增长321.8%。
      
      今年以来,茅台股价稳步上涨,截至28日收盘,茅台报1670元/股,上涨2.92%,总市值达20978.5亿元,较年初已增加约7000亿元。
      
      坐上“过山车”的水井坊
      
      相比于茅台“不倒翁”般的业绩表现,水井坊仿佛坐上了“过山车”。
      
      分季度来看,今年一季度,水井坊营收下滑21.63%至7.29亿元,净利下滑12.64%至1.91亿元,而在二季度,水井坊营收只有7540万,相比一季度跌去近9成。同时,今年二季度水井坊亏损8785万元。
      
      对于二季度业绩断崖式下跌,水井坊解释称,是由于市场总体在二季度还是以消化库存为主。同时,为保证市场健康可持续发展,公司控制了发货节奏。
      
      7月28日开盘,在白酒板块普遍上涨的情况下,水井坊以60.28元/股低开,截至收盘,报64.78元/股,跌幅3.28%。
      
      今年上半年,水井坊股价上涨幅度为27.73%,排在18家白酒上市公司第9位(茅台股价又飞天,但上半年食饮板块涨幅之王却不是它),但业绩表现接连两季度下滑,资本市场的火热表现或许只是沾了白酒赛道的光。
      
      在发布上半年财报后,水井坊还公布了上半年经营数据公告,公告显示,水井坊上半年白酒销2366.81千升,相比去年同期下降73.19%,与此同时,销费率却攀升至近5年新高36.57%,销效率进一步下滑。
      
      “水井坊成立时间只有十几年,历史积淀、品牌力不如茅台、五粮液,但由于产品以中高端为主,必须在销和营销上高额投入。”7月28日,白酒行业专家孙延元告诉时代财经。
      
      主动控货、动销不畅,一系列因素下,水井坊的库存也进一步增加。财报显示,上半年水井坊的存货期末余额为17.7亿元,同比增长24%,占总资产的45%,去年同期,这一数据还不到37%。同时,上半年水井坊存货周转天数为2090天,再创5年新高。
      
      蔡学飞告诉时代财经,上半年疫情影响,水井坊这类区域酒企品牌势能不足、渠道相对弱势,销陷于停滞。第二季又在消化第一季度的库存,今天下半年,水井坊压力会非常大。
      
      不过,据时代财经了解,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水井坊近期销有所改善。
      
      7月28日,一位四川成都的白酒经销商告诉时代财经:“年初几个月水井坊销量下滑,但好在上半年公司没有强制经销商打款,四五月开始,动销有所恢复。”
      
      招商证券也在7月15日发布的研报中分析表示,二季度水井坊动销逐月改善,库存消化至合理水平,当前库存已消化至1.5个月左右,处于较低水平。同时,随着中秋旺季的到来,预计水井坊下半年有望实现15%+的增长。
      
      7月28日,就上半年营收、产品动销下滑等相关问题,时代财经致电水井坊市场部相关工作人员,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水井坊把“鸡蛋放到了一个篮子”
      
      事实上,疫情影响只是水井坊业绩断崖式下跌的导火索,高端化战略背后隐藏着真正的危机。
      
      2017年6月,水井坊宣布放弃低端白酒,全力经营中高端产品,也因此被称为国内上市白酒企业中唯一的“纯高端化”企业。
      
      此后,水井坊产品价一路上涨。2017年,水井坊推出了价899元的典藏大师版,之后更是推出定价1699元的单品菁翠;2018年,水井坊推出10998元的水井坊物馆壹号,并进行限量发;2019年,水井坊再度推出典藏大师金狮装和晶猪装产品,价分别为1088元和2399元。
      
      然而,倾尽全力进行高端化,也让水井坊产品线单一,风险集中。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水井坊高档产品收入为7.80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51.4%,毛利率虽然维持在83%以上,但也出现下滑势头。天号陈、系列酒等中档产品收入下滑幅度达到了42.02%,毛利率也下跌1.26%至55.07%。
      
      高端产品销量大幅下降也让水井坊的盈利能力明显不足。今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率仅为12.82%,相较2019年的23.35%下滑超过11个百分点。
      

      
      孙延元直言,水井坊把“鸡蛋放到了一个篮子”,风险太大。“水井坊的主要消费场景为高端商务消费,但疫情发生后,消费场景基本没有了。水井坊又不像其他酒企,缺少中低端产品作为补充。”
      
      蔡学飞则认为,水井坊一直推行高端战略,有利于资源聚焦。不过,高端产品培养周期较长,资源消耗量大。“只做高端产品,水井坊产品线并不完整,再加上自身体量不大,当整体市场环境发生改变时,抗风险能力不足就暴露了。”
      
      眼下白酒企业正轮番掀起涨价潮,但作为二三线品牌,水井坊并不具备茅台般的品牌优势,在茅台、五粮液等一线酒企已经开始推动部分子品牌下沉时,水井坊面临的竞争将更激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