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3625阅读
  • 0回复

蛰伏半年的海鸥乐队:“我们现场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礼晨蓓
 

丽都国会预订热线


      
      这是一支成军不到两年却被粉丝奉为“宝藏”的年轻乐队。主唱小喂、鼓手小玺子、贝斯手囍子、吉他手老卢,都是不折不扣的“斜杠青年”,除了专业玩乐队,还身兼着其他社会身份,从事文身师、导演等与音乐没有直接关系的职业工作。
      
      让这群性格爱好各不相同的年轻人走到一起的初衷是,他们都期望创作出温暖、给人力量的音乐,鼓舞迷茫中的年轻人,就像名字“海鸥”一样,经历黑暗仍能勇敢展翅发光。乐队的音乐风格以英式摇滚为主线,融入后摇、流行摇滚、电子等多种元素,有着令人惊艳的旋律塑造能力。曲风温暖的不再孤单被2019年的迷笛音乐节选做主题曲,这与迷笛一贯给人们“展现热血、叛逆的摇滚乐”的印象不尽相同。因为,迷笛深谙新一代摇滚乐迷的心理:同样面对年轻的迷茫与困惑,很多人收起了不满的叫嚣、愤怒与张狂,更愿意“仰望星空,而后低头前行”。
      
      2020年的开场不太寻常,曾经每个月都会有的音乐节演出或者商演全面停滞,困难接踵而来:排练室关门,大家出不去、过不来,日常排练都成了麻烦事。春节后,几个成员几乎没有什么异议很快达成了共识,动态调整好了新年计划:既然不能随意走动,但排练、创作不能停止,大家干脆搬到一起,建立工作室,悉心打磨未完成的作品,蓄势待发。
      
      乐队将工作室选址在了北京通州的一处花园洋房。夜幕半掩时,郊区夜空的星星格外发亮。遛弯的路人不时向院子里张望:“这里是咖啡馆吗?”显然,他们被木质的花园桌、缠绕着梅森瓶灯的吊篮藤椅精心装扮的小院“迷惑”住了。小楼的一层客厅是排练室,摆放有序的吉他、贝斯围住中间的鼓和键盘,房间墙壁和顶棚严丝合缝地装好了隔音板、吸音棉,装饰小画透露出复古的文艺气息。这一切看似出自专业施工人员之手,但其实屋里屋外,全是哥几个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板车往返拉放建材,一点一点拼砌完工的。
      
      “大家没有分配任务,全凭自愿。有时候大家都睡了,其中某个人睡不着,大半夜哐啷哐啷就开始干活。”贝斯手囍子说,基本上所有人都是有了想法和劲头,马上上手干。两周时间,一套普通的民房改建成了兼具排练和录音功能的工作室。
      
      “灵感有时候是转瞬即逝的,如果当时大家没在一起琢磨推敲,等到过去了就没有了。”囍子玩乐队多年,深知乐队共同创作的桎梏所在。虽然网络很发达,但那也比不过当面碰撞出的火花,灵感的“星星之火”聚在一起才能出好作品。工作室建立后,创作的效率得到了提升,其中日落色城市如果我在梦里遇见她就是两首大家都比较满意的作品,并将很快在音乐平台上线。
      
      疫情之下,演出停滞,不少乐队开通了线上直播。但是对于乐迷来说,用手机观看和现场观看,感受完全不同,乐队演出带来的感官刺激和震撼力会下降许多。“我们现在更愿意花时间在创作和排练上,等待疫情解除后,展现更完美的现场。”囍子说。
      
      在北京第一波疫情出现好转的时期,海鸥乐队已迅速启动了7月份的巡演计划,这也是乐队的第一次全国巡演。行程计划以江浙沪一带为主,最后在北京收官。吉他手老卢喜欢“在路上”的感觉,主唱小喂觉得“去哪儿都无所谓,只要是没做过的事情就充满期待。”鼓手小玺子则认为相对于音乐节的大舞台,更喜欢在livehouse和大家近距离接触的感觉。
      
      预票中情侣票和早鸟票早早宣告罄。但出乎意料的是,随着疫情的发展变化,北京再度提高疫情响应级别。现在,他们也在做两手准备。“还是期望巡演能够如期举行,尽快在现场和乐迷相见。”囍子说:“没有了往日的演出活动去维持乐队生计,我们依然负债累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因为乐队的生命力就在于现场。不管人多人少,都要认真排练和演出。”就像哥几个常说的一句话:“能赢,能赢,能行,能行。一切都会过去,未来可期。”
      
      来源:北京青年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