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7864阅读
  • 0回复

郫都区唯一援鄂医生凯旋:与武汉的同行约好明年回去看樱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戈亦玉
 

游戏

      3月21日下午3点40左右,由川航英雄机长刘传健驾驶的胜利号航班从湖北武汉天河机场抵达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航班上乘坐的是来自四川省第九批援湖北医务人员,成都市郫都区首位也是唯一一位援鄂医生——郫都区中医医院任义松也是其中之一,从2月21日奔赴武汉到3月21日回到成都,他在武汉一个月的援助也随着武昌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的最后13个危重症病人转出医院而划上圆满的句号。
      
      “我只是做了医生的本质工作”,回忆起过去一个月在武汉的经历,他觉得自己只是做了医生该做的事情。“其实我身边还有很多医生都希望能够驰援武汉,而我只是因为在ICU干得久一点,经验丰富一些,所以我才先被允许前往武汉,就只是这样而已”。
      

      
      2月15日,任义松写下驰援湖北的请战书,2月21日,他作为四川赴湖北的第九批救助医疗队的一员出征湖北。到达湖北武汉后,根据相关的要求,他先经过了两三天的培训,于2月24日被分配前往武昌医院,25日,他跟另外两名援鄂医生一起进入武昌医院重症监护室病房正式开启了在湖北的援助工作。作为医疗小分队队长,他主动承担起了更多、更累的工作,成为队里第一个值夜班的人,也是坚守到最后一个夜班的人。
      
      “刚开始情况比较严峻,病人也比较多,我们上班的时间也比较长,白天基本上不低于9个小时。那个时候,最大的问题是心里压力大”,他说,医者仁心,总是希望能够在病人最需要的时候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不过也会有很多无奈。“尤其是重症监护室,虽然我已经见惯了生离死别,但是在重大疫情来临的时候,还是会有觉得无能为力的时候”。在武昌医院,为了能够节约防护服,他基本上都不吃不喝不上厕所,穿着防护服坚持上完班才出重症监护室。“跟我一个组的是彭州二医院一位医生,因为他没有ICU工作经验,所以我要带着他,一般情况下,我就尽量站满岗,再出来。当然,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还是会先出来的”,任义松说,后面的情况就好了很多,医务人员人手也更加充分,出院的人数也逐渐增多。“在我们回来之前,最后13个病人转去了定点医院,我还是略觉得有点遗憾,没有亲自照顾到他们完全康复”,不过,他马上补充,现在武汉已经有足够的医务人员照顾病人。
      

      

      
      “我去了武汉,我的爱人坚守在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玛曲县疾控中心,家里就我的老母亲和我8岁的女儿”,任义松说,自己去了武汉之后,自己的老同学就把老人和女儿一起接到了他的家里帮忙照顾。“主要因为要上网课这些,我同学就怕老人弄不明白,所以一起给接到他家照顾,我非常感谢他,这让我在武汉其实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他笑着说,如今孩子和老人都依然在自己同学家。
      
      “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把我在武汉记录的病例资料整理下,等我在酒店完成休整合隔离后,我想回去陪陪女儿,陪她上上网课”,任义松说,自己的事情通过媒体报道后,阿里公益将帮助完成他的心愿,“我跟孩子的学校商量过了,就是准备给他们捐点书,送点小礼物,这些事情等我从酒店出去之后,会尽快落实”。
      
      在武汉携手战疫的日子,也让他对武汉有了更深的感情。不论是同事在交接班时的那句“加油”,还是在夜班后送医务人员回家尽量平稳行车的接驳公交车司机,都成为他心里最美好的回忆。临行前,武昌医院在授予任义松的荣誉证书中写道:“烟花三月,草木同生,春风渐暖,送别同仁。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积极向好之时,你完成了使命,载誉而归。大美武昌,感恩有你!你是最美‘逆行者’,值得我们每一个人用心去铭记。武汉是你的家,欢迎你带着家人来武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虽然我们是不同地方的医务工作者,但是我们约好了,等明年樱花盛开的时候,希望能够有机会再回武汉看最美樱花”。
      
      红星新闻记者 刘宇 龚靖杰 图据受访者
      
      编辑 刘宇鹏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