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7337阅读
  • 0回复

同济医院感染科医生:身后就是父母妻儿,我只能往前冲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钞诗文
 

阳光星辉商务KTV预订包间电话

      2月8日,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
      
      早上7:30,已值班24小时的陈广接到妻子袁明的电话,夫妻俩约好等会儿在医院的员工通道门口见一面。
      
      陈广是同济医院感染科医生,在中法新城院区ICU发热病房工作。袁明是同济医院妇产科医生,今天开始在中法新城院区发热门诊工作,夫妻俩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见面了。
      
      同样在今天,又有一批援助医疗队刚刚到达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因为有很多事情需要沟通,交完班,等陈广赶到约定的地方时,袁明却要去上班了,陈广来不及和妻子说上一句话,只看到妻子匆匆离去的背影。
      

      
      1月13日,同济医院主院区发热病房正式投入使用,在感染科值二线班的陈广主动请缨。
      
      “第一天进去我倒没紧张,因为之前禽流感的时候我也驻守过发热门诊,平时给学生教学也经常讲隔离衣的穿脱,对隔离知识都比较了解。”陈广说,“那天和我一起值班的是呼吸内科的同事,之前没有进过发热病房的经验。我们两个人一下子面对这么多重病人同时进来,感觉一下子适应不了。”当天,陈广一口气收治了7名高度疑似感染新冠病的肺炎患者。
      
      一位60多岁的大妈,突发急性心功能衰竭,心跳骤停,医生直接就冲上去给大妈做心肺复苏,根本来不及戴防护面罩,他们的面部与患者的口鼻只隔三十厘米。“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致敬那些默默无闻,奋斗在最一线的兄弟姐妹们!他们冲在最前面,做着最危险的工作,他们的名字才最值得被人记住!”1月25日,大年初一,陈广在朋友圈写下这段话。
      
      “广哥”是同组医生对陈广的称呼,这里包含着大家对他的信任。每天穿防护服、戴N95口罩,做特殊操作时还要戴上防护面屏,时间长了很多医务人员多少都有点缺氧的症状,胸闷,甚至一点点胸痛。过年前,陈广也出现了这些症状,怕大家担心,更怕影响大家的情绪,陈广就自己偷偷去拍了个CT,结果出来后没有问题,陈广特意发了个朋友圈:战斗十一天,查肺部CT,平安无恙。“主要是想鼓励我身边的战友,给大家信心。只要做好防护,护好口鼻,做好手卫生,肯定没有问题的。你自己不成为一个传染源,你就不会传播这个疾病,你才能保护更多的人。”
      
      新冠肺炎的确诊,必须通过咽拭子标本,但一个张嘴的动作,将产生大量携带病的气溶胶,这是采集护士们必须面对的风险。为了减少护士暴露的时间,陈广所在的小组,所有医务人员参与采集咽拭子的工作,最多一次,陈广和心内科白杨医生一起采了32个样本。“大家都是一条战线上的战友,危险的工作我们一起来分担。”作为医疗小组组长,在陈广心里,身边的同事不仅仅是组员,更是战友和兄弟姐妹。
      
      身后就是父母妻儿,我们不能退缩
      
      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是“武汉市新冠肺炎危重病人救治定点医院”,2月5日,中法新城院区再扩充建设550张床位,扩建后该院区床位总数为1100张,全部用于收治新冠肺炎的重症患者。
      
      扩建床位,就意味着有新的医生要补充进来。新的环境,新的医生进来,发生职业暴露的风险会高很多,“我觉得有一个一直在一线呆着的,比较有经验的人能带一下他们。可能这个风险会少很多。”本该轮岗休息的陈广又主动申请到中法新城院区的发热病房继续工作。
      
      与此同时,陈广的妻子袁明也主动报名去一线,到在中法新城院区发热门诊上班。“一定要做好防护呀,发热门诊比病房更辛苦,风险也更高。毕竟病房的防护和隔离条件比门诊要稍微好一些,门诊病人特别多,各种突发情况远远要比病房里复杂。”得知妻子要上一线,陈广在电话里一再叮嘱。
      
      元宵节早上7点,袁明亲了亲还在熟睡的小儿子,拖着行李箱准备出门,为了去一线,袁明狠心给刚满1岁的小儿子断了奶。“一定要注意身体,保护好自己,每天给家里视频报平安。”父母不放心的一再叮嘱,4岁的大儿子则哭着不让妈妈走,袁明哄着说:“晚上,妈妈跟你视频哦”。今年的元宵节,一家六口只能在微信视频里团圆了。
      
      同济医院综合科护士刘英(化名)在发热门诊上班,她的父母、丈夫不幸都被感染了,丈夫的病情尤其重一些。因为没有床位只能在发热门诊里面留观。刘英在微信上把丈夫的CT片子发给陈广,请他看看肺部的感染情况。
      
      收到微信,陈广马上给刘英打电话,“这是我们一线战士的家属呀,我们跟院里说说,想想办法解决床位”。刘英却说,不用了,谢谢,你给我定个方案吧,我们就在家治疗,比我们更重的病人还很多,优先收他们。
      
      听完刘英的话,陈广当时坐在那里就哭起来,“我身边的战友都这样,我不能退呀。身后就是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小孩。我们的老师、亲戚、朋友、同事、同学有不少都在这场疫情里病倒了。我们已经真的无路可退,我们只能往前冲,我们只能挡在最前面。这时候医生再不上,还有谁能上!”
      
      像陈广这样一家都冲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还有很多很多,他们中有夫妻也有父母和子女。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医生就是这场战争里面的战士,他们只能冲锋在前。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