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538阅读
  • 0回复

财经观察:阿根廷金融震荡趋缓 不确定性犹存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慕容霞文
 

西安丽秀预订热线

      新华社北京8月15日电财经观察:阿根廷金融震荡趋缓 不确定性犹存
      
      新华社记者赵晖 陈瑶 党琦
      
      面对日前阿根廷金融市场的剧烈动荡,阿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14日宣布了一系列经济应对措施。受此提振,阿根廷金融市场震荡显现趋缓迹象。
      
      专家指出,此次金融震荡的直接诱因是市场对总统选举初选结果的恐慌性反应,同时也是去年以来阿根廷经济衰退、金融动荡的延续。目前,市场正在逐渐消化负面情绪,但不确定性仍将持续到大选结束。
      
      (小标题)市场民意错配
      
      11日,阿根廷举行总统选举初选。阿根廷民族报报道,根据98.75?计票结果,反对派候选人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得票率超过47?领先谋求连任的现任总统马克里约15个百分点。
      
      在阿根廷,初选被视为最直接的民调,对大选结果有重要的风向标意义。初选结果预示,经济政策主张偏保守的费尔南德斯极有可能在大选首轮投票中获胜。而一旦费尔南德斯当选,很可能调整现政府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并可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就救助协议重新谈判。这引发市场对阿根廷经济前景和国际融资能力的担忧。
      
      早已是惊弓之鸟的阿根廷金融市场“应声而动”,股市、债市、汇市同步大幅下挫。12日,阿根廷股市Merval股指下跌超过37?阿根廷主权债券价格平均跌幅达25?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下跌超过20?创下2015年来最大单日跌幅。
      
      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沈安指出,初选是对马克里政府的一次“大考”,其结果反映出选民对阿根廷经济局势的普遍不满。不过,亲市场的马克里得到工商界和市场青睐,随着马克里无法连任的可能性陡增,市场旋即做出了“过度反应”。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王飞认为,市场之所以出现负面情绪,主要是担心一旦费尔南德斯当选可能会改变现政府的一些亲市场改革和财政紧缩政策,因而投资者采取了避险操作,诱发金融市场波动。
      
      (小标题)短期风险降低
      
      阿根廷第一大报号角报12日曾用“金融海啸”来形容金融市场受到的冲击。在沈安看来,此次市场反应虽大,但将之称为新一轮阿根廷金融危机的肇始仍为时尚早。
      
      面对市场恐慌情绪,马克里政府紧急研究采取了应急对策。12日起,阿根廷央行连续两天分别抛1.05亿美元和1.5亿美元,以平抑阿汇市美元涨势;并宣布将基准利率提高10个百分点,至74.78?
      
      在这些政策刺激下,13日Merval股指止跌回弹10.2?债券价格和比索对美元汇率跌幅也显著收窄。14日,马克里在股市开盘前又宣布了一系列经济措施,包括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减少劳动者税费负担、设置中小企业债务缓冲期、增加劳动者子女补助、增发奖学金等。此外,他还与费尔南德斯通了电话,希望借此平息市场恐慌情绪。
      
      王飞认为,马克里政府仍可使用货币政策和经济政策来平抑市场负面情绪。此外,维持与IMF和美国的密切关系也有助于维护市场信心。2018年6月,IMF与阿政府达成3年期500亿美元协议,此后IMF又将救助总额增加至约570亿美元。
      
      沈安也表示,目前阿根廷还可利用IMF稳定市场,金融市场不至于“崩盘”。如果政府出台有效政策,将会使市场在短期内趋稳。
      
      (小标题)外溢效应可控
      
      受12日阿根廷股市债市汇市齐跌影响,当天美元对巴西雷亚尔汇率冲破1比4关口,圣保罗股市下跌2?14日,圣保罗股市再度下跌2.94?
      
      王飞表示,由于阿根廷、巴西同为南方共同市场(南共市)重要成员国,相互间经济和金融关联性较大,因此传染性也更强。一旦一国发生金融震荡,另一国难免受到波及。
      
      20世纪80年代以来,拉美国家多次发生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每次危机都波及多个国家,引发“多米诺效应”。2001年底爆发的阿根廷金融危机曾使巴西、乌拉圭、巴拉圭、秘鲁、智利等国金融市场发生严重动荡,尤其是有“南美瑞士”之称的乌拉圭因此陷入前所未有的金融风暴,银行体系濒临崩溃。
      
      沈安指出,进入21世纪,多数拉美国家痛定思痛,强化了财政纪律约束,并利用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的历史性机遇期,改善了外汇储备规模和经常项目赤字,提高了应对外部风险的能力,因而,本次阿根廷金融震荡虽有传染,但目前基本可控。
      
      王飞也表示,由于巴西经济基本面较好、通胀率维持在较低水平,因此可运用的经济政策和货币政策空间较大,有利于应对外部环境变化。
      
      尽管如此,两位专家也表达了对阿根廷未来经济形势的担忧。截至2018年底,阿根廷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已经超过80?是拉美地区债务负担最重的国家。14日,美国银行摩根大通公布的阿根廷国家风险指数突破1900点,达近10年来最高点。一旦政府更迭与经济指标恶化叠加,不排除市场在中短期内继续动荡。(参与记者:吴昊)(完)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