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752阅读
  • 0回复

一场暴雨成就苏轼此诗,开篇就惊艳世人,李白:最后一句关我何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闾任真
 

新华联广场内部价格

      雨天,对于我们来说是睡觉的好时候;但对于古代文人们来说,却是写诗的好时候。诗人们似乎都和雨结下了不解之缘,于是文坛就有了各种各样的雨。有杜甫“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知时节好雨,也有李商隐“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的巴山相思雨,更有志南高僧“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杏花微雨。这一场场诗情画意的雨,点点滴滴,惊艳了世人千年。
      

      

      
      诗的一、二句,起句就气势不凡,用“游人脚底”来形容雷来得突然,有美堂在高处,这样后面的诗句都添上一股紧迫感。“满座顽云拨不开”,诗人眼前是云雾缭绕,浓得挥散不开,他用“顽云”来形容乌云,将云拟人化,颇有韵味。
      

      

      

      

      
      一场暴雨成就了苏轼此诗,全诗既有东坡一贯的豪情,也有其不改的幽默,是难得的佳作。这首诗大家喜欢吗?欢迎一起讨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