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015阅读
  • 0回复

李贺一首将进酒,奇诡冷艳,意境不输李白,难怪被称为诗鬼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泷寄柔
 

贵阳近视手术医院

      唐代诗坛有“大李杜”和“小李杜”。“大李”李白被称为“诗仙”,“小李”李贺被称为“诗鬼”。李白有一首将进酒,写的是雄浑豪放,很有“谪仙人”的气魄;李贺也有一首将进酒,意境不输李白。李贺诗风奇诡冷艳,意象怪诞,他的将进酒没有“仙气”,却笼罩着“鬼气”。
      

      

      
      不但有酒,还有肉。那肉是“龙”肉,是“凤”肉,那“龙”肉、“凤”肉煮在锅里,玉一样洁白的油脂在锅里冒泡,就像人在哭泣,这就是“玉脂泣”。古往今来,能把大锅煮肉写得如此文艺,如此唯美的,除了李贺,恐怕很难找出第二人了。煮肉的香气散发开来,又被“罗帏绣幕”围住。这“罗帏绣幕”围住了香气,也围住了这场宴会。这场宴会纵然华丽,却是一个小场景。不似李白“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那一泻千里的大场景。
      

      
      接着,从酒席写到助兴的歌舞。乐器是美的:吹的是笛子,却是“龙”笛,那它的声音一定悠扬悦耳;击的是鼓,却是“鼍”鼓,那它的声音一定浑厚响亮。人也是美的:洁白的牙齿传出动听的歌声;纤细的腰肢摆出婀娜的舞姿。
      
      “吹龙笛”、“击鼍鼓”、“皓齿歌”、“细腰舞”,连续四个三自句,紧锣密鼓,歌繁舞急,让人耳不暇接,目不暇视。
      

      
      为什么如此奢华的宴会却没有让人感到快乐呢?因为“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原来这场宴会是在暮春时节,是在暮色时分。风儿吹过,桃花纷纷,飘落如雨。“青春”是春天,也是生命;繁花走向飘落,人也走向死亡。纵然紧锣密鼓,纵然歌繁舞密,却追不上时光的脚步,在末日的狂欢中,珍馐美味,玉液琼浆也都是苦涩的,也都是难以下咽的!那这又该怎么办呢?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